李雪莲的丈夫说她是潘金莲

2019-09-14 04:12 来源:未知

行动和生活的源泉就是矛盾。黑格尔指出,这种矛盾的原则超越一切表达了真实。所谓电影的吸引力正是在于把这种真实传达出来。电影《我不是潘金莲》试图以宋画之美,人物之真来颠覆观众的观影传统,然而,这部电影,很不冯小刚!

图片 1

观众对冯小刚的熟悉源于他的喜剧,他开启了贺岁片的新纪元,也成为中国为数不多接地气、有人气的导演。他犀利、爽快,是电影界的“老炮儿”,但向着“阳春白雪”发展的小钢炮总透着一股子矫情。

图片 2

圆形画幅的使用在很多电影中存在,像姜文的《阳光灿烂的日子》里的望远镜镜头,以及《让子弹飞》里的窥视镜头。《我不是潘金莲》中将这种画幅用到了极致。开篇的画和如画的风景,在圆里极其精美,“宋画如酒”,圆画幅也是宋画中常用的画幅,这种画面剔除了生活场面的杂乱性,构成一种困顿中的简约美。形式之美是这部电影的一个特点,但形式之下呢?

图片 3

故事源于小说,小说源于生活,生活之中无外乎是人与人的交道。行为即人物,凡是总要有个动机。冯小刚磁性的画外音告诉我们,李雪莲的丈夫说她是潘金莲,她要告诉大家,她不是潘金莲!这可以说是李雪莲十年上诉的支撑点,她是为维护自己的名声在告状。这一状是告自己的丈夫把“假离婚”变成了真离婚,移情别恋。李雪莲人财两空,气不过,所以要告状。但这无凭无据的状实质上是清官难断家务事,本来就告无可告。电影却强行同情李雪莲,认为这桩案子就该被重视,不重视的一溜官员都得落马。这一下,大家知道李雪莲不是潘金莲,李雪莲是小白菜!

图片 4

圆形镜头最大的特点是遮蔽性和强制性。在16:9画幅中,人们可以“自由”地选择关注点,导演需要在画面中创造运动点来吸引观众。但在圆形画幅,或者方形(1:1)画幅中,大片的画面被除去,观众的目光只能紧随小画幅。视点的不自由带来一种观看的强制性,一如特写镜头。特写是为了突出和强调。冯导通篇的特写是在强调什么呢?配合这种强调画面的还有急切的鼓点音乐。双重的强调性元素并没有推动人物的行动力和矛盾的发展。事实上,电影把最重要的一段——十年告状,轻描淡写就过去了。

图片 5

不知道李雪莲到底还是为声誉,为争一口气告状?还是在告状中获得一种重视,一种便利而欲罢不能?电影始终没有用事件和行为“告诉”观众,她怎么不是潘金莲?相反,电影中李雪莲深知男人对她的垂涎,并恰如其分地加以运用,她的固执、超脱和顿悟都与一个农村妇人形象不符。甚至她的上诉早已经脱离了法律的范围,电影用人治的现实把法治一笔勾销,这不失为一种现实的揭露,但表现力的缺乏和言语的过满让这种对官场现实的批判显得冗长乏味。

图片 6

生活如河流,戈达尔曾经说过,电影不是在删减生活,电影就是生活这条河里激荡起的浪花。《我不是潘金莲》离好电影还有一朵浪花的距离!电影是一门讨好观众的艺术,这种讨好不是迎合,是别出新意。坚持圆画幅的美是冯小刚的贡献,但说不好故事也就不能怪观众不买账了。

本文为[九来]公众号撰写,欢迎转发,禁止转载
 微博:九来看看
欢迎扫描二维码~订阅我~

图片 7

© 本文版权归作者  九来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新葡亰app发布于新闻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李雪莲的丈夫说她是潘金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