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依旧生活在别人营造的谎言里

2019-09-11 19:33 来源:未知

当你三十岁的时候,突然发现原来自己的生活原来彻头彻尾都是一场盛大的骗局,你会作何种感想? 我很佩服这部戏的编剧,真不愧为最佳剧本。他生动地以讽刺的手法向人们展示当今这个被媒体渗透了的世界。我们的时代究竟是一个怎样的时代?技术的发展、物质的充裕,究竟是解放了人还是束缚了人?究竟是把人推向了更加自主的方向,还是把他更加置于自己的对立面,更加失去了自我,更加远离了真实的世界和鲜活的人生?《楚门的世界》用一种近乎寓言式的叙事,给了我们一个耐人寻味的回答。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剧本,称之为“命运”。但是“命运”的最终结局是怎么样呢?我们的教育体制、社会架构、经济模式、道德观念、文化传统都在不断地教化世人,但我们究竟要做一个怎么样的人呢?同时,我们的媒体,尤其电视、电影,教育我们要成为什么什么家、什么什么英雄才算出色,童时的我们不断为这些美丽的谎言而努力。当突然有一天,我们发现幻象的泡沫破裂,光靠自己的力量是达不到目标,那时候迷茫的我们应该何去何从?如同电影里面,楚门初恋女友短暂出场的几个镜头,她衣服上有一个徽章的特写:“How is it going to end?”——这会是何种结局?这个答案太复杂了。但很显然,楚门只属于楚门的世界——一个被操纵的虚拟世界。他的出生、成长,一切的喜怒哀乐,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包括他的死亡,都将在一个被人为操纵和设计好的舞台上上演,并被无以计数的生活于光鲜富足的现代世界的男男女女们驻足观看。他们与楚门融为一体,一起经历着成长的历程,离开楚门,他们的生活将无以为继,世界将大乱,生活将没有意义。然而,一场被设计好的持续了三十年之久的旷古未有的真人秀,却终因楚门的疑心和探求欲被击碎了。在楚门历经了人造的风暴、雷电、巨浪的考验后,承载着他走向真相的船,无情地撞破了那个蓝得刺眼的美丽但却虚假的天空。在那一刹那,一个神话结束了,一个阴谋被置于阳光之下。更为重要的是,这深深的撞击,证明只要人性尚存,心灵是无法被永远操纵的。观看影片的我们,是否意识到,我们自身的生活又何尝不是被种种欺骗包围着么?意识形态的轰炸,从小到大一种声音的灌输,和楚门的世界有何不同?和《楚门的世界》不同的是,真实的大世界没有那扇可以找到的、走得出去的大门,所以比楚门更可悲的或者是我们这群充满窥私欲的看客。 同时,在这部荒诞不经的电影里面,充满了大量暗喻与讽刺。 首先是对人性的讽刺,尤其是深深隐藏在内心里的窥私欲。 片中这个虚拟的世界取悦大众近三十年,始终保持着高居不下的收视率,无数人目睹一个有血有肉的正常人所有的成长痕迹,让他们悲伤,让他们欢喜,让他们焦躁,让他们疯狂。这些观众其实比那个操纵楚门的导演更残暴、更无情,如同鲁迅先生说的麻木不仁的旁观者,他们窥探、他们沉默、他们隐藏,他们是缺乏同情心,麻木的群体。什么都在那里了,人与事与物,似乎唯独感情不在那里,在应该出现感情的波纹与色调的地方,只有一片空白和虚无,甚至可以说就是一个看不到的黑洞。只要与己无关,哪怕你杀的是活生生的同胞,也不过是一场热闹!最后,他们看到的是另外一种疯狂,疯狂的人相信瞬间就是永恒的存在,正如同相信抓住自己的脚就能飞到半空中一样。观众在看一场精心策划的闹剧,看困斗兽,看骗局,而自己又何尝不是被愚弄和控制的对象呢?而愚弄自己和控制自己的不是社会,不是政府,社会与政府都是大众意志集合的代表,幕后主脑正是人类本身。人类无时无刻不在自我愚弄,彼此间以他人的隐私来满足自己的窥私欲,同时又深恶痛绝自己被偷窥,乐而不疲。 其次,这是对媒介的反思。 人的出生与离去都是孤独的,所以需要交流,需要共鸣。同理,从出生、成长、死去,我们对世界的认识,从来是都是局限的,我们永远无法做到像万能的上帝那样,可以对这个世界了然于胸。我们不得不借助于各种载体来超脱我们的肉体樊篱,从而使得心灵可以通达久远的过去,遥想漫长的未来,想象异邦的人世间,以满足我们无限的好奇心和知识欲望。在这个意义上,我们不得不赞同麦克卢汉的至理名言:“媒介是人体的延伸”。然而,文明发展的悖论正在于,它常常走向自身的反面,成为剥夺自由和消解主体性的帮凶。今天,电子媒介在全球范围内的普及和迅速扩张,已经完全实现了麦克卢汉关于“地球村”的天才预言。也正因为如此,全世界的人们才得以在同一个地球上,同时观看楚门的世界,从而在如此广袤的时空范围内把人性中的窥探欲演绎得如此淋漓尽致。 现实的悲剧性正在于,在这个媒介的时代,谁都难以逃脱楚门的命运,谁也没有十足的底气说自己与楚门无关。在各种形式的电视真人秀节目中,难道我们不会见到楚门的影子吗?当我们在为超级女生而狂热欢呼的时候,难道我们不会在自己的身上看到那些抱着电视与楚门厮守的观众的影子吗?在经济利益驱动一切的今天,商业逻辑的泛滥,已经逼迫我们不得不把我们自己玩弄于股掌之间,我们只有自娱自乐,并在狂欢的刹那间,出卖我们的金钱、隐私、自由,乃至生命。如此看来,《楚门的世界》作为一个时代性的操纵隐喻,不仅讲述了真实和虚假的边界问题,更重要的则是提醒我们走出时代的骗局,走近我们的心灵,在一种顽强的反思中,保有一份不那么时髦的自由。 最后,片中那个导演的角色颇值得争议。 他营造了一个乌托邦,却以掠夺他人的灵魂作为试验的代价,确实已经超越了人道和人性的范畴。但是就乌托邦这个单纯的想法来说,并没有错误。当我们被谎言和虚假包围了几十年时,与其残忍的戳破他们却又发现自己无力突破他们,不如依旧生活在别人营造的谎言里,过一种没有反抗和思想的生活,直到死去。只是意识到这一点的人,早已经看破了这个谎言,而生活在谎言中的人始终乐此不疲。所以这个悖论不可突破,并不具有实际的意义。这又令我想起鲁迅先生那个“铁笼子”的比喻:大多数的国民对国事昏昏顿顿,彷如在点燃的铁笼子熟睡,但如果呐喊把他们叫醒,发现笼子无路可逃,那是不是应该让他们在熟睡中死去?依我看来,片中“导演”扮演的是一个早醒者的角色,他不知道怎么从笼子里出去,但很清楚笼子里的情况,而这场真人秀电视节目何尝不能看成是一声震耳欲聋的呐喊呢?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新葡亰app发布于娱乐app,转载请注明出处:不如依旧生活在别人营造的谎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