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边对绿子说了

2019-09-15 17:57 来源:未知

    因为小说《挪威的森林》、因为书名的美丽深邃,下课后直奔电影院看了16号上影的电影。抛开原著,把影片当成纯粹的艺术来欣赏,我认为这是一部成功的电影。零碎的片段用独白穿插、时空变迁中戛然而止的音乐和不同的色调儿变换、还有那咆哮的海浪、竭斯底里的恸哭和那吵杂的音响……把你带入一个又一个的片断中,仿佛没有一个多余的镜头、多余的话!
    常常在想,所谓的艺术是什么?难道就是甲壳虫的一首歌儿感动了树上春村,然后有了一部畅销全球的《挪威的森林》,之后,又有一个大胆的人跳出来,把这那些被认为是最难改编成电影的文字改编成电影?有人说,张艺谋成就了《山楂树之恋》,而陈英雄无法超越《挪威的森林》。其实,每一种艺术的背后都有自己的语言和符号,你无法让所有的改编都还原小说本来的样子,正如同你无法让另一个完全地理解你的思想。只是那本小说太深入人心,所以,占据了我们记忆的空间。

      直子对木月的眷恋,渡边对直子的爱,绿子对渡边的深情,仿佛是一个循环的永不重合的重合的圆。当直子的死成为渡边永远的二十一岁时,渡边对绿子说了“我爱你”,当绿子问他在哪儿时,他才似乎清醒地感叹“我在哪里?”而那个曾经无条件爱着永泽的初美,也在永泽离开的第二年嫁了人,不过,生命却无声无息地结束了。这些关于生存的、爱情的、人性的、存在的、伦理的探讨,在一百多分钟的影片中,你无法呈现,也无法陈述。那些画面组成的影像只是一连串的符号,告诉你剧情,却不能告诉你感受!而一部好的影片无非是大气的镜头、唯美的画面、想象的空间和张弛有度的叙事结构!

     对于爱情,再深沉,都会在岁月的流逝中失去熠熠的光彩,于是,渡边说着,在时间的流逝中,他离死者越来越远了,于是,那个曾经心里放不下的人,也终究被绿子所取代了。青春的故事,都是恪守着那份纯真无暇的美,而生活却总在磕磕碰碰中勇往直前。谁的生命中不曾有过一个女孩儿,抑或是那个女孩儿曾拥有过你? 当青春在华丽的舞台上飘散,留在记忆中的仅是那些华丽的霓裳。然后,生活毕竟是赤裸裸的现实,某个下雨的夜里、某个黄昏、某个场景、某个故事,或是某段话儿,突然间,叩开那道记忆的门,你才会深深地把她想起吧!看到直子的竭斯底里、看到渡边的憔悴伤痛,那种情感,我可以想象,却不曾体会。当青春渐渐远去,那种刻骨铭心的爱情,还会有吗?

       当岁月模糊了爱的背景,记忆也变成了苍白色。何必执着于记忆中的风景,一味地追寻来时的路?纠缠于爱或不爱,得或不得,念或不念,混淆了记忆也恍惚了自己,那些本就不该有的执着,一味地执着,无非像直子一样纠结着,搭上了性命,忽视了身边的风景!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新葡亰app发布于娱乐app,转载请注明出处:渡边对绿子说了